恐怖組織與恐怖主義害怕什么

只要政府和民眾保持理智,用公平取代偏見,用關懷取代憤懣,用法治取代政策,用聯合取代單邊,恐怖活動就算不能消滅,也將很難有所作為。

作者:曾守正,廈門大學國際關系碩士。

【導語】中國或許已經進入恐怖襲擊高發期,人們為此感到恐懼不安,恐怖分子手段殘忍,看起來難以被打敗,但實際上,恐怖主義有許多漏洞,只要我們廓清一些基本概念,恐怖主義就能被限定在最小范圍內,逐漸失去生存空間。

恐怖主義最害怕富裕公平的多元化社會

從3·01昆明火車站襲擊案到5·22烏魯木齊北街早市襲擊案,短短3個月內中國發生多起恐怖襲擊,造成大量人員傷亡。與公眾感官一致的可能是,中國已進入恐怖主義活動高發期,類似事件可能在近一段時間內繼續發生。人們為此感到恐慌,但除了動用準軍事力量進行打擊和網上點蠟燭祈禱外,有許多觀念我們或許需要進一步廓清。

恐怖主義分子往往由社會邊緣群體中的少部分人構成,他們有著相似的社會經歷,如生活條件落后、缺乏教育、未能獲得足夠多的開放機會等等。他們很可能對社會現狀強烈不滿,乃至絕望,從而對主流人群充滿憎恨。

恐怖分子往往選擇對不特定群體進行無差別殺傷,從而營造出人人自危的不安全社會,以此實現特定的政治訴求,或者達成單純情緒宣泄的目的。

恐怖主義都存在一定的思想基礎,其發起者往往通過扭曲特定宗教教義控制一些邊緣人群的思想,從而消除恐怖分子內心深處根深蒂固的畏懼感,將他們破壞、殺戮的行為從觀念上合法為通向“正義”的道路。

恐怖主義看上去手段兇狠,甚至很樂意采用同歸于盡的手段,但事實上,當一個組織需要采取這種極端方式來實現目標時,他們比看上去的要脆弱許多。

恐怖組織再兇殘、再隱蔽,他們也有依托的基礎和試圖實現的目標,也會因為基礎喪失、目標無法實現而瓦解。因此,對社會而言,我們需要知道恐怖主義害怕什么,這將成為我們反對恐怖主義的基礎。

恐怖主義最害怕一個經濟富裕、教育普遍且公平、機會開放且平等的多樣化社會。在這樣一個社會里,即便是非主流群體也能得到不錯的工作,享受與主流群體一樣的受教育權利、社會福利,在生活中得到尊重并且相信通過努力工作就能實現自身價值和理想。

因此,恐怖主義的溫床——貧窮、不公平、無機會的絕望——將會不復存在,恐怖主義的吸引力將遠遠低于世俗生活,不會有太多人支持這類破壞活動,更不會有多少人愿意為了一個虛幻的烏托邦放棄充滿希望的現世生活,恐怖主義也就失去了社會基礎。

恐怖主義懼怕同質溫和宗教思想的競爭

恐怖主義同樣害怕來自同質的溫和宗教思想的競爭。人不光只會吃飯喝水,人還需要思考自我,思考世界。宗教給了這些問題一些答案,雖然答案各異,態度不同。

溫和的宗教思想不會尋求對現狀的破壞,他們往往能夠引導信眾在堅持宗教信仰的同時投身現世生活,進而穩定社會。

同類的、溫和的宗教思想不是恐怖主義的鼓動者,相反,他們是恐怖主義的大敵。歷史上許多激進宗教團體對待相類似溫和宗教團體,其兇殘程度一點不亞于對待異教徒,這恰恰說明恐怖主義在溫和宗教思想面前是極端脆弱的。

讓溫和的宗教團體有更大的話語權和影響力,并保證他們的安全,這是恐怖主義更為畏懼的。

恐怖主義者雖然表現得無所畏懼,但其實他們害怕精確地懲罰。作為個體的恐怖分子一般不懼怕死亡,但是擔心“事業”后繼無人。因此,恐怖主義本身并不害怕簡單的懲罰,相反,他們特別喜歡人們將這種懲罰上升到對特定群體或宗教的報復,因為這樣將逼迫許多人從原本溫和立場轉向激進,他們將擁有更多支持者和參與者。

以此言之,恐怖襲擊發生后網上出現的一些向特定群體或宗教復仇的言論就顯得十分幼稚,這將成為恐怖主義最好的幫手。將恐怖分子與一些群體中的普通人精確隔離,而后對他們進行懲罰,不但可以打擊恐怖組織本身,而且可以避免他們獲得更多幫助。

精確打擊和多國協作能讓恐怖組織無處容身

恐怖主義的目標之一是對社會既有規范、制度的破壞,因此,他們懼怕社會既有規范、制度在他們破壞行為發生后變得更為強大和可信。

在恐怖襲擊發生之后的所有懲罰行為都必須依靠對既有社會規范、制度的遵守,而不是隨意的自行突破既有的規范與制度約束,否則這會在后果上與恐怖襲擊無異,更可能使得恐怖分子認為他們的手段是行之有效的。

更重要的是,這能維系社會的底線,維護一些本已處于邊緣地位群體應有的合法權利。

恐怖主義組織需要生存基地,因此他們害怕無處躲藏。恐怖主義組織作為社會組織的一種,他們需要固定的地域以持續獲得策劃、組織、實施恐怖活動的能力。

恐怖主義有內生和外生兩種來源,在全球化時代,恐怖主義思想、組織一樣可以很方便地跨越國境,與另一國國內的特殊群體相互結合。

因此一個國家的治理失敗便可能成為恐怖主義的策源地,進而影響另一個國家甚至整個地區的穩定。而當許多國家共同聯合起來,相互配合共同實現有效的全球或地區治理,恐怖組織也將失去其生存基地。

所以,恐怖主義害怕跨越國家和地區的聯合打擊,這樣將使他們在持續的被壓制狀態下無法實施任何有效的恐怖活動。

(本文系騰訊文化“文化觀察”獨家稿件,未經許可,不得轉載,否則將追究法律責任。)

恐怖主義并不可怕,他們遠比看上去的要脆弱。只要政府和民眾保持理智,用公平取代偏見,用關懷取代憤懣,用法治取代政策,用聯合取代單邊,恐怖活動就算不能消滅,也將很難有所作為。

當前:

我愛問編輯

推薦:每日輕松一刻神吐槽FUN來了新聞哥

上一篇:美脫口秀節目為何敢“辱華”?

下一篇:端午話屈原:被誤讀的流亡者

0107千炮捕鱼 奥运今日赛事 香港恵择社群开奖结果 蓝月亮免费资枓大全蓝月亮网 福建省体彩3l选7走势图2元网 甘肃快三开奖结果查询今天 大发快三金牌团队计划 五分彩个位定胆心得 新用户送18彩金 东方心经a彩图 快乐十分加奖 山东时时11选5走势图 黑龙江时时彩开奖结果记录 重庆时时彩官方开奖直播 牛牛群 快三一般多久出豹子 七星彩走势图带连线带坐标